《几何原本》利玛窦 徐光启(合译)

Posted by admin on 9月 7 2022 Add Comments

关注微信公众号:icidian,查询回复:几何原本历史相关推荐,《几何原本》是数学史乃至科学史上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著作之。

Apointisthatwhichhasnopart.02/线是没有宽的长。

当时的《几何原本》也许是六卷本,也许是十三卷,但是西方人水平有限,而且两道过手之后,本来就是面目全非,所以颇多不解,于是就带着来中国寻求解释,希望能看到原著,实在不行,也可以通过中国的高手相互借鉴,毕竟中国人理解自己的文字肯定会更精准。

若一直线与两直线相交,且若同侧所交两内角之和小于两直角,则两直线无限延长后必相较于该侧的一点。

包括作图题和定理两部分。

个学生刚开始学习第一个命题,就问欧几里得学了几何之后将得到些什么。

欧几里得(希腊文:Ευκλειδης,公元前330年—公元前275年),古希腊数学家,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

徐光启在译此作时,对该书有极高的评价,他说:能精此书者,无一事不可精;好学此书者,无一事不科学。

欧几里得总结了前人积累的成果,使零散的数学知识编织成一个完整的几何体系,又通过对早期柏拉图数学思想,尤其是几何论系统的周详研究,敏锐观察到了几何学理论发展的趋势,把欧多克索斯的许多定理收入《几何原本》,并完善了前人的证明,给出了无懈可击的论证。

公元前7世纪之后,希腊几何学迅猛地发展,积累了丰富的材料。

书中包含了5个公设(Axioms)、5条一般性概念(CommonNotions)、23个定义(Definitions)和48个命题(Propositions。

主要是公理系统不完备,例如没有运动、连续性、顺序等公理,因此许多证明不得不借助于直观,也有的公理可以从别的公理推出(如直角必相等。

任两点都可以用一条直线相连2、线段可以无限延长成一条直线3、可以以任意点为顶点,任意长度为半径画一个圆4、所有的直角都相等5、过直线外一点,有且只能做一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好了,我的五句话说完了,你们觉得这些话是对是错,你们认可不认可?可能有人看完之后感到一阵失落,好歹是长尾高能预警了要说的话,想着怎么着也应该是有点难度的命题让我来判断吧,没想到是这样几个只要学了初中几何,不,只要学了初一的几何,阿不,就算没学几何也知道这肯定的对的命题。

由于这个原因,也由于当时瞿太素的诱发,向利玛窦学习数学的人多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徐光启终于弄通了欧几里德的《原本》。

so,面动成线就是这样的一排兵啦!那么定义67就好说啦!来品品一排兵开始搜查和结束搜查的时候站在他们形成的面的边边上,而他们又站成了一条线,所以说:一个面的边是线!而如果这块地特别特别平就叫它平地(平面!),兵哥哥的个子又一样高,所以他们就站成了一条直线!而直线运动起来形成了平面,也就是:平面是直线自身的均匀分布!看看看,你已经把这么多定义搞懂啦!还间接懂了一部分时间简史!快快快夸夸自己!!!下节呢接着定义~准备颠覆这么多年的认知吧!,\u200b中国最早的译本是1607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MatteoRicci,1552-1610)和徐光启根据德国人克拉维乌斯校订增补的拉丁文本《欧几里得原本》(15卷)合译的,定名为《几何原本》,几何的中文名称就是由此而得来的。

徐光启看后十分惊异,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除了中国之外还有那么广阔的地域。

年,清咸丰十年,《几何原本》后九卷的刻板毁于太平军的战火,1865年,清同治四年,李善兰在曾国藩幕府,劝说曾国藩再次刊印后九卷。

从这5条假设出发,**欧几里得**逻辑严密地证明了467个命题。

如果你有幸还喜欢数学,你不用像我当年一样傻乎乎的去买一堆奥数的书,你可以去了解一下微积分的思想,可以去了解一下数学的思想史、方法论和哲学史。

大约成书于公元前300年,全书共分13卷。

直角与垂线:一条直线与另一条直线相交所形成的两相邻的角相等,这两个角均称为直角,其中一条是另一条的垂线。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我对所有质疑权威、反对权威都是持积极态度的,科学从来都是在不断的质疑中前进的,但是,我们在质疑他们的时候,起码得和他们在同一个频道上,我们起码得懂一般的科学体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起码得搞懂哪些是因哪些是果,哪些是预设的条件,哪些是严密推理出来的定理,不然就贻笑大方之家了。

年后,即1610年5月11日,利玛窦去世了。

重要的是:欧几里得通过对前人工作的整理,通过超凡入圣的洞察力和判断力选择了5条显而易见的基本假设。

不过为何,古人为了私自刻版发行图书的很多啊,自己先祖的遗作,要就放那里供着,要就刻板发行,既然重加装潢,可又放在私塾里面,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阻力,阻力何来,那只有文字狱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发行也就可以解释了。

于是向利玛窦建议:既然已经印刷了有关信仰和道德的书籍,现在他们就应该印行一些有关欧洲科学的书籍,引导人们做进一步的研究,内容要新奇而有证明。

但是,真正宝贵的是蕰含于其中的数学思想。

所以全世界人人都要学习几何。

按照徐光启的说法,利玛窦在给徐光启口译《几何原本》,二人共同订正并出版成书之后,利玛窦再次对出版的《几何原本》进行了详细修改,并将修改后的校正本寄给了回到上海老家的徐光启,请徐光启想办法出版。

后世的数学家注意到,与论述直线和圆的基本性质的前四条公设相比,第五公设的性质显得太复杂了,更像一条定理而不是公设。

Post a Comment

(required. But it will not be published)